有和丝瓜视频一样的app

♂? ,,

果然!

冥着道了,说到“叛徒”二字,显得颇为敏感愤怒,甚至是痛恨。

“我们鬼影堂发迹百年,在鬼影大人威明神武的领导下,从未出现过一个叛徒,现在倒是接二连三的出现叛变者,看来是得要好好整顿内部了!”冥大发雷霆。

接二连三?

林辰一愣,暗道:“难道鬼影堂近来也出现过叛徒?而冥口中所说的叛徒,会不会就是灵?”

“此事因而起,那就由负责!速去调集关于绝的所有资料,查查是由哪个堂口调换过来的,近期都执行了哪些任务,具体的活动范围,都给我一五一十的查个清楚!竟然坏了我们鬼影堂的规矩,就休想一走了之!”冥沉怒道。

当冥说出这话的时候,意味着并未怀疑林辰的身份。而且林辰所代表的身份驼峰,不过算是个跑腿的,冥自然不会视作威胁。

换作是谁,也绝对难以预料,竟然有人能够扮演驼峰这个丑驼子,甚至已经潜伏入鬼影堂秘部,近在咫尺。

见林辰无动于衷,冥没好气的喝斥道:“还愣着作甚!还不快去!”

“是、是。”林辰故作惊惶,转身欲走。

而冥正在气头上,满腹惊疑,心里总感觉有些不对劲,毕竟绝背叛得是实在过于突然,疑点诸多,可又一时琢磨不透。

清爽小妹的可爱萌样

然而,就在林辰背过身时,面色骤冷,目露森光,嘴角勾勒起一道诡异阴笑。

冥可是金丹境强者,实力不俗,尤其是在鬼影堂秘部,林辰想要不动声色的对付冥,只得借助金魔魂的威力,攻破冥的心神。

这时!

林辰刚跨出一步,也就是这一步,牵一发而动身。

猛地!

林辰一气呵成,激发金魔魂。

轰然!

一股邪恶可怖的黑暗魔魂,如同化身无形巨魔,狰狞万象,携载着凶悍无匹的魔能。毫无预兆,直冲冥的形神。

突如其来,猝不及防!

“呃!?”

冥瞳孔急剧扩张,心头正愤怒,脑海正思索着,根本完没料到自己的属下竟然会暗算自己。

更令他惊骇万分的是,没想到“驼峰”竟能释放出如此强大邪恶的魔能。

惊愕!意外!恐惧!

以冥在鬼影堂的绝对权力,紫金杀手压倒性的实力,对于“驼峰”这个所谓的属下,根本没有任何的警备。

而林辰的金魔魂,可是堪比三转金魔之境,论魂境修为,完力胜冥。

轰!~

魔魂冲击,浩瀚无疆,在毫无防备之下,冥的整颗心神几乎被强大魔魂冲溃,形神激震,魂海轰鸣。感觉七魂六魄都要被瞬间震出体外,意识沉沦,脑海空白。

当然!

毕竟冥是紫金杀手,区区魔魂,自然不足彻底制服。

林辰早已蓄势以备,趁着冥心魂遭到魔魂巨大冲击,意识陷入短暂的恍惚。

咻!~

血痕破空,凌冽无极的血弑,闪烁着恶毒邪光,充斥着强大恶龙魂之力,疾驰如电,一击命中,刺破冥的喉口。

魔魂,恶龙魂,双重强魂,一同施威,凶狠冲击着冥的魂海心神。

直至!

当血弑洞穿冥的喉口,感觉到剧烈的死亡痛感,冥终得惊醒过来,却是惊骇万分。眼瞳急缩,布满血丝,几乎要夺出眼眶。

在他赤红的眼神里,却是充斥着震惊、恐惧、愤怒、困惑以及不甘,最后却是化为了绝望,面色惨白,万念俱灰。

千算万算,就是没算到,自己信任的属下,竟然会突然出手暗算自己。而且一身魂境修为,竟是如此强大邪恶。

那一刹!

冥终于醒悟过来,两颗眼珠子骨碌碌的怒视着林辰,咬牙切齿,嘴角溢血,恨恨不甘,双唇剧烈哆嗦:“原…原来真正的叛徒是…”

“是啊!惊不惊喜!意不意外!”林辰狡黠一笑。

“!”冥暴怒万分,恨之入骨,极力反抗。

可令他绝望恐惧的是,心神魂海,完被林辰的魔魂封禁,精气急速流失。浑身像是被雷劈了般,神经麻痹,身僵硬,动弹不得。

可耻啊!

堂堂鬼影堂左使,紫金杀手,竟然被一个灵武者暗算。

“…到底是谁?”冥硬撑着口气咬牙道。

“到了地狱,自会给答案!”林辰面色一沉,挥动血弑,见血封喉。

继而!

血芒顺势滑落,狠狠刺破冥的丹田,绞出一颗鲜活的金丹。

“不错!又一颗金丹到手,得来不费工夫!”林辰邪恶一笑,然后手现龙血飞针,眼疾手快,转运邪力,纷纷刺入冥浑身要穴。

“呃!”冥形神激颤,气血封堵,武脉中断,玄元凝固,形同废人。

当然!

林辰可不仅仅是为了控制冥,而是波动着血针,一股股宛若浓硫酸般的邪毒,疯狂剧烈的侵蚀着冥的血肉。

冥金丹被夺,心魂重创,哪里承受得住这折磨。一下子便痛得卷曲下来,身上的每一寸血肉,每一根骨骇,乃至是每一个微小的细胞,都似乎在剧烈抽搐。

更要命的是,冥还痛得口不能言,五官如扭曲般,面色蜡白,虚汗直流,痛苦而愤怒的瞪着林辰。嘴角微微蠕动着,似乎把林辰的十八代祖宗都要骂遍了。

“别怪我残忍,能混到今日这地步,手上必定沾了无数无辜者的鲜血,可谓罪孽深重!我现在就为手上死去的无数冤魂,替赎罪!”林辰酷然道:“当然,像这种人渣害虫,哪怕是打入十八层地狱,也算是便宜了!”

冥根本动弹不得,无力反抗,甚至无法发出任何的声音。只能恨恨不甘的怒视着林辰,心底咆哮嘶吼着,不忘挣扎反抗。

林辰面如刀刻,表情倨傲,静静欣赏着冥的痛苦,淡然道:“可以不害怕死亡,但绝对没人能不怕痛苦,只是每个人承受痛苦的极限不同而已!”

没错!

竟然已经成功潜入了鬼影堂的秘部,以冥的身份地位,一般人也不是说见就能见的,所以林辰有得是耐心跟冥耗下去。

半个时辰!

一个时辰!

两个时辰!

……

作为鬼影堂的左使,紫金杀手,林辰真不得佩服冥的意志力与傲性,竟然足足支撑了大半日的时间,才终于达到了忍受极限,意志力逐渐变得薄弱下来。

顷刻间,冥变得死气沉沉般,双目黯然,空洞无神,形神早已磨耗殆尽,如同烂泥般,奄奄一息的瘫倒在地。

“看来这就是的极限了!”林辰笑赞:“小子最佩服得就是两种人,一种是不怕死的疯子,一种是磨不死的硬骨头!而冥左使却是两种兼备,实令在下万分敬佩!遗憾得是,我从不会对敌人有任何的仁慈!”

话毕!

林辰一掌吸住冥的脑门,双瞳寂黑,魔光闪耀,厉喝道:“搜魂!~”

猛地!

邪魂入魂,毫无阻碍的侵蚀入冥的魂海,凶狠无情的搜夺着冥的灵魂记忆。堂堂金丹境强者,在林辰手里却如卑微蝼蚁,任由蹂蹑。

良久!

搜夺完冥的灵魂记忆,同时保留了冥的命魂。虽然动用搜魂术对精神消耗极大,但随着林辰对搜魂术的运用,感觉搜魂术似乎变得更加强大了。

在搜夺冥的灵魂记忆之时,甚至能够剥夺冥身上的气息,这就更加方便林辰下一步的行动。

果然!

从冥的灵魂记忆中,涉及到鬼影堂的机密更多。前段日子的确从外部召回了一位舵主级杀手,而且还是位女流杀手,正被关押在魔鬼监狱的最深处。

魔鬼监狱,在鬼影堂是属于什么样的地方?

那简直就是魔鬼地狱,让人生不如死,痛不欲生,遭受着无穷无尽的非人折磨。

林辰一想到灵那位曾经单纯天真的小女孩,为了一个馒头在自己面前可怜兮兮,哭泣害怕的样子。再想到如今灵却因为自己而被困于魔鬼监狱,承受无尽的酷刑折磨,林辰感到无比的心疼愤怒。

“灵…”林辰双目通红,怒然道:“今日哪怕是杀遍炼狱,我也要救出来!”

虽然愤怒,但林辰还是克制着自我冷静下来。

格勒~格勒~

林辰形骨剧烈蠕动,体格不断壮大,化为冥的形貌。再穿上冥的服饰,戴上面具,整个人的气息亦是截然剧变。

是的!

在搜魂术突变之时,林辰能够暂时保留被搜魂者的气息,但时间有限,大概只能维持半柱香的时间,林辰必须得在最短的时间找到灵。

即后!

林辰将冥的身体收入龙魂戒,然后顺手抹杀驼峰。因为林辰已经更替了新的身份,拥有更大的权限,驼峰自然毫无价值。

而且从冥的灵魂记忆中,还得到了一个好消息,就是鬼影堂的堂主正与其它堂主,出外议会,短期内应该不会回来。

只要能够借于冥的伪装,再将右使击杀,整个鬼影堂秘部便再无敌手。

但相对来说,这位右使的地位比冥还要更胜一筹,修为也要精深一些。而且掌管鬼影堂的内务,权限更大,对付起来要更加谨慎小心。

Tagged